<big id="tnprf"></big>

    <big id="tnprf"></big>
    <noframes id="tnprf">

        <address id="tnprf"></address>

        <sub id="tnprf"><font id="tnprf"><font id="tnprf"></font></font></sub>
        • 主持人

            各位網民朋友們,大家好。這里是由吉林省人民政府網與吉林日報彩練新聞聯合主辦的2020吉林省兩會直播間。

            良好的營商環境是穩定經濟增長的重要保障,今年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對“最多跑一次”改革和數字吉林建設都提出了具體目標。細心的網友們可能會發現,近期涉及我省營商環境的報道頻頻見諸各大媒體,不夸張地說,營商環境可以當選為媒體年度和兩會熱詞。而這些現象釋放的信號只有一個,我省營商環境建設腳步從未有絲毫停滯,并且始終闊步向前。

          2020-01-13 15:00:00

        • 主持人

            今天,我們邀請了省政協委員、省政務服務和數字化建設管理局局長、省軟環境建設辦公室主任宋剛與大家共同交流吉林省營商環境現狀,分析吉林省政務數字化建設工作,以及數字化建設的重要性,進一步解讀吉林省數字化政府建設為營商環境帶來的改變與創新。歡迎宋剛局長的到來。

          2020-01-13 15:02:00

        • 宋剛

            主持人好,網民朋友好。

          2020-01-13 15:03:00

        • 主持人

            市場主體是優化營商環境的最大受益者,對標市場主體是優化營商環境的最大受益者,對標浙江,我省也開展了“最多跑一次”的改革,宋局長,能否從“最多跑一次”改革介紹一下吉林省在這方面的做法。浙江,我省也開展了“最多跑一次”的改革,宋局長,能否從“最多跑一次”改革介紹一下吉林省在這方面的做法。

          2020-01-13 15:04:00

        • 宋剛

            吉林省和浙江省是對口合作的省份,現在看,浙江確實做得非常好,我們對標浙江也進行了學習,現在也取得了一定進展,但是我們在梳理這個事項的過程中,對標浙江看改革步驟的過程中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其實在全省,現在全省標準化事項,我們正在梳理的省、市、縣、鄉、村五級大概有8000多項,包括省本級有1700多項,但是從這1700多項看,真正涉及到群眾辦事量的98%甚至更多(99%)的辦事量,集中在100個高頻事項上,就是100個高頻事項,它占到了整體群眾辦事件數的98%甚至更高。

            那么,我想“最多跑一次”改革我們應該聚焦的是這些事情,而不是說1700多,1600多那些事情,那些事情可能不是經常辦的。比方說,黃金開采,我在省發改委管的時候,十年都不辦一次,那把這種事弄成“最多跑一次”可能群眾的體驗感會很低。

          2020-01-13 15:05:00

        • 宋剛

            那么,把高頻事項集中起來,把事項標準化,梳理好流程,把要件梳理準確,能共享的進行共享,真正實現“最多跑一次”,最好一次不跑,掌上都能辦。那么,我想群眾的獲得感和體驗感會極大地提升,所以我們現在工作的主體精力是圍繞省、市、縣各100個高頻事項進行梳理,并且強力推動“最多跑一次”,而且在整個改革過程中我們是全省,從局里開始推行“辦好一件事”,而“辦好一件事”聚焦的焦點就是這100個高頻事項,進行仔細的全程梳理、標準化,全省一致起來,省、市、縣三級共同推。、

            我想,經過一段時間積累和推進,特別是不斷地完善和修正,“最多跑一次”在我們省一定會實現比較好的成果,我的目標不是簡簡單單地跟浙江對標,能夠跟浙江一樣,因為我們改革有集成優勢,特別是制度性的紅利一直在釋放,我想在未來“最多跑一次”改革過程中我們最好能夠實現對某些發達地區的超越,真正按照省長講話說的我們進入第一方陣。

          2020-01-13 15:07:00

        • 主持人

            進入第一方陣,我聽起來是覺得非常的振奮。國務院對工程建設項目審批制度改革工作十分重視,李克強總理親自擔任了領導小組組長,我省是景俊海省長擔任了領導小組組長,能否請宋局長介紹一下,我省在工程建設項目審批制度改革方面有哪些具體的情況。

          2020-01-13 15:10:00

        • 宋剛

            這個工程建設項目審批制度改革國務院是高度重視,因為它在世界銀行對營商環境評價過程中占的比重非常大,而且是說中國也好,中國各個地方也好,營商環境不好的,受詬病的一個最重要的依據,因為原來網上傳審批要好幾百天,甚至一年,要幾百個章,怎么能拿下來,而這項改革的基礎,實際上既涉及到數字政府的建設,也涉及到營商環境的建設。

            那么,我們省在這塊建設過程中,跟其他省份是不同的,因為國務院在推行這次改革的過程中之前是進行了試點,試點的重點是地級市,比如說廈門、沈陽,有副省級城市,也有地級市,來進行試點,省級只挑了一個浙江進行全省試點,今年國務院將這項改革全面推開,推到全國,我們當時在全國也走了很多地方,特別是走了浙江,也進行了調研。

            后來發現現在全國沒有一個真正成熟的模式能夠推行這項改革,在吉林省能夠適合。原來有個想法是對標浙江、學習浙江,后來發現我們學不了。因為浙江把統一工作幾年前就完成了,我們現在要是分散下去做統一工作,可能都做不了,而且浙江的財力夠,它的各地是分建的,而且流程也是自己梳理的,各地市的工作能力和水平也不是我們吉林省的各地市的人員工作能力和水平比得了的,因為基礎不一樣、財力不一樣、制度體系也都不一樣。

          2020-01-13 15:11:00

        • 宋剛

            后來我們省就進行了創新,采取了全省統籌,省建市用的模式,因為國家這次改革只是要求在市級層面實現審批制度的改革,在省級層面實現數據傳輸和管理,那么,我們全省統籌省建市用的模式得到了國家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因為我們花錢就少了很多,全省統籌首先要統籌的是流程、統籌的是要件、統籌的是規則,這個統籌在浙江做是分到各地市,各地市自己想辦法怎么來突破、怎么來做,來實現這個改革,吉林省如果放下去的話,因為各地市的水平不太一樣,發展情況也不太一樣,一下會出現五花八門,五花八門之后會出現標準化建設實現不了。所以我們經過思考以后,選擇了四平為代表,也叫了長春,全省對流程進行了標準化梳理,主事項29個事項,階段分成了四個階段,并行辦理事項18個,特殊情形需辦理事項54個,總共審批事項101個,未來最高可能就這些事項,階段是立項用地、建設規劃、施工許可和竣工驗收,全流程我們進行了細致的梳理,而且我們梳理到哪個審批環節推送給哪個人,哪個人確定下來會給他發短信,讓他知道已經在網上進到哪個程序,他可以進去再進行審批。

            系統已經建成跟國家進行了對接,前頭進行了數據的試運行,有些特殊情況,因為長春是自建的,我們只是進行了數據的對接和國家數據的對標傳送,剩下的全省其他地市都是用省統籌的這個平臺,而這個平臺也是鑲嵌在了吉林祥云一期平臺上,鑲嵌在這個平臺上之后,很多數據資源是可以共享的。所以我們在審批過程中可以隨著這個平臺逐漸完善和我們祥云平臺的逐漸完善,審批的流程會逐步加速,而且這個加速過程可能是幾何形的,前期可能看不太出來,越往后會越高,現在看效果已經顯現了,第一是省錢,第二是標準化,我們完成得最好,第三是統籌推進,我們的力度最大。以前要是放下去,省里的主動權會很少,大部分主動權在地市,地市一旦分得懶散的話,會“按下葫蘆漂起瓢”。那么,全省統籌,統一推進,齊步走,誰也別落隊,一起往前走。

          2020-01-13 15:13:00

        • 宋剛

            今年主抓的一項工作,把現在在線的和要審批的所有的工程建設項目全部推上線,推到平臺上,在平臺統一監管,統一實現流程的信息化管理。這種管理避免了一些以前在線下操作過程中退件、審批過程不規范,都在線上曝光了,這次流程前兩個階段是自然資源部門牽頭,后頭是住建部門牽頭,如果有人要退件,跟這個牽頭部門發起,牽頭部門要說,有沒有退件,其他部門還有沒有,有只能退一次。

            如果人家修改完遞進來又再退,那么監管系統就會發現,我們就會去查,就避免了以前很多的不確定性。企業最擔心的不是多長時間出來,是需要多少個流程環節,企業現在最擔心的是不確定性,你多長時間我不知道,你多少個環節我不知道,你需要多少個要件我也不知道,這個是最擔心的。

            那么現在在網上我們已經把它全部標出,企業心里很清楚,一旦誰違規了,企業就會知道,而且會自動顯示在我們的平臺上,我們就可以對他進行監管。我相信,這個平臺如果在國務院的指導下,在有關部門的領導下,在省委省政府的統一部署下,我們如果能夠運行得好的話,那么可能是全國一個新的標桿。做到現在我對這件工作付出了很多的心血,而且很多事項都是親自領著梳理的,我對這個工作還是有信心的,我相信到今年,我們把所有事項推上去,不斷地試錯和糾錯,不斷地完善,到一定的時間,我估計到今年下半年或下半年以后,可能他的威力就會體現出來。

          2020-01-13 15:14:00

        • 主持人

            聽了宋局長的介紹,我們非常期待一個吉林標桿能夠盡快成為現實。宋局長,您剛才講到浙江的很多經驗并不能直接拿到我們吉林省來用,同時您介紹了我們吉林省在我們吉林的營商環境改革這方面有些我們自己獨創的做法,并且取得了一些成效。雖然全省營商環境工作發生了可喜的變化,但通過與發達地區橫向比較,我省的營商環境還是存在一些問題的,您認為這些問題主要表現在哪些方面?

          2020-01-13 15:16:00

        • 宋剛

            有這么幾個方面,一個是歷史欠賬比較多,就是以前需要做的一些工作,我們表面看似做了,但實際上沒有做,這種歷史欠賬實際上制約了我們下一步的發展,沒有事項的標準化就不可能實現信息化,就不可能實現網上數據多跑路。在遼源一個事需要5個要件,需要4個步驟,在松原可能需要8個要件,需要10個步驟,未來全省要統一的話,群眾會說在這怎么這么辦,在那怎么那么麻煩呢。

            類似于這種歷史欠賬,標準不統一,包括信息化建設一些工作的短板,比如說鏈路,原來我們省下行鏈路只是155兆,但是由于不跑數據,你也不知道這155兆夠不夠用,所以我們真正一跑業務,發現堵塞了、不夠用了。特別是將來大量政務信息往上跑,大量非結構化數據往上跑的時候,這些東西都得要補齊,所以我們現在更多的力量,就是2019年是在補短板,補我們建設的歷史欠賬,可以說到現在為止基本算是政務信息化建設的歷史欠賬,涉及到營商環境的基本補齊了,還差幾項,過了春節以后我們再加快點節奏、速度,特別是有些東西是需要大量技術投入進行技術甄別的,而不是說錢的事,需要技術甄別的工作的量很大,過了春節大部分工作都能完成,這是一個歷史短板的問題。

          2020-01-13 15:17:00

        • 宋剛

            還有一個是工作能力的問題,吉林省的省級層面,市級層面還好一些。到了縣級層面,特別是到鄉村層面,他的這個工作能力實際上是衰減得非???,有些工作在省級層面設計得非常好,在市級層面應用得也還可以,但是真正接觸到群眾,接觸到企業的縣、鄉、村這個層面的時候,工作人員的能力不足,他理解不上去或者他對業務的判斷和支撐上不去,所以就造成了企業群眾反映不好,可能有些人辦事并不是說真的想吃拿卡要,但是我就對這件事沒有理解,沒有理解到這個東西的背后怎么能給你真正順當地辦成,所以這個能力是我們亟需要補上的。這種補我們想用我們的流程標準化、要件標準化,最后到他那看這個流程有沒有、在不在、行不行,你就按鍵就行了,就直接出,所以對待這個能力的不足,我們用流程的標準化、技術的標準化給他彌補上,簡單操作,一點一擊就夠了。

          2020-01-13 15:18:00

        • 宋剛

            還有一個是人才流失比較厲害,很多都是東三省的一個問題了。不僅僅是政府這塊缺人才,包括企業等等都缺人才,對于整個我們營商環境構建來講,人才是一個重要支撐,現在吉林省已經開始吹響了人才回歸的號角,比方說我們吉林祥云這個平臺,這個公司現在150多人了,從省外回來的吉林省原籍的人已經超過了50多人,從省外來的非吉林省的人有30多人,有一半多的人是從外面回來的,這個人才還是需要你用手段、用方法去把他聚集上來。

            第四個就是平臺建設。借著剛才的問題說,人才少主要問題是平臺少,供吉林省人才發揮的平臺太少,省領導也注意到這個問題了,所以在去年一年,100多次的招商引資活動,特別是圍繞數字吉林建設有重點、有指向地引進了華為、科大訊飛、神州數碼等等一系列公司,這些公司在吉林省都是建那種大型的研究中心或研究院,這種研究中心和研究院實際上是高智商聚集的一個高附加值的產業,這個平臺如果搭建好了,我想對吸引人才來吉林,留住人才在吉林會起到一個重大的作用,所以平臺原來是我們的短板。

            還有一些影響我們營商環境的短板,可能不是說吉林省自身能夠解決的,比方說吉林省的電價,因為我們農村的電價是國家有補貼的,是很低的,現在國家電力是全省要統籌,由于我們是農業大省,大量的農村的電力這種補貼需要城市電力來背,所以我們工商業電價在全國是最高,這樣從一定程度上來講,制約了我們工業企業、招商引資等一系列動作,省委省政府也在想辦法來推動解決這個問題。類似的短板大概有這些,但是我相信這些短板都是暫時的,而且經過我們用心、想辦法,一抓到底,應該都是可以克服的。

          2020-01-13 15:19:00

        • 主持人

            宋局長,作為一名政協委員,針對持續優化營商環境,您今年在兩會上提出了哪些建議或意見呢?

          2020-01-13 15:20:00

        • 宋剛

            在分組討論的時候,我的意見就是在吉林省人人都是軟環境,軟環境不是只是政府的事情,其實涉及到社會服務的方方面面,涉及到每一個人,比方說域外的企業投資來,企業家在路上問我們吉林省的某個路人,到哪哪怎么走,比方說到這有山怎么走,最后你很生硬地說不知道,或者說給人就推開了,從某種程度上說你就影響了吉林省的軟環境,你影響這個企業了,這個企業說,吉林省人怎么都這樣啊,說話那么硬。所以說軟環境這件事情不是簡簡單單地涉及到就是政府的事,就是公務服務部門的事,其實是涉及到社會的方方面面。

            所以我在討論過程中給大家提到,人人都是軟環境,所以人人在這個方面都要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其實問題在哪都有,我給大家當時提的意見就是你不要虛無縹緲地去說吉林省的軟環境不好,你拿個具體問題,但這個具體問題你也不要過度放大,拿這個具體問題就放大到吉林省軟環境不好。因為我是軟環境辦公室主任,所有的涉軟的問題到我這,我都是一抓到底,不解決問題決不收兵,而且這一年多、兩年,已經看出來效果。

          2020-01-13 15:21:00

        • 宋剛

            我想我們就這么持續不斷地抓下去,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更重要的是梳理好信心,信心垮了可能很多動作就做不出去了,你就不愿意去做,所以保持良好心態是可以的,問題是個別的,怎么樣去把它整體解決好,實際上是涉及到我們每一個人,如果我們每一個人都在用力,都在發力,都在往前去推,那么我相信眾人拾柴火焰高,吉林省的軟環境在2020年一定會出現一個重大的提升。

          2020-01-13 15:22:00

        • 主持人

            借用宋剛局長剛剛的一句話,在吉林省人人都是軟環境,提升吉林省的軟環境,優化營商環境,吉林省人人有責。感謝宋剛局長來到2020吉林省兩會直播間。謝謝。

          2020-01-13 15:23:00

        • 宋剛

            謝謝。

          2020-01-13 15:24:00

        以更優的營商環境推動高質量發展

        嘉賓 省政協委員、省政務服務和數字化建設管理局局長、省軟環境建設辦公室主任 宋剛

        良好的營商環境是穩定經濟增長的重要保障。今年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對“最多跑一次”改革和“數字吉林”建設都提出了具體目標。省兩會期間,省政協委員、省政務服務和數字化建設管理局局長、省軟環境建設辦公室主任宋剛來到吉林省人民政府網、吉林日報彩練新聞聯合舉辦的“2020吉林省兩會直播間”,圍繞吉林省營商環境現狀,我省政務服務和數字化建設的重要性等問題與網友進行交流。

        吉林省人民政府
        武功秘籍
        互動
        首頁 在線訪談
        • 主持人

            各位網民朋友們,大家好。這里是由吉林省人民政府網與吉林日報彩練新聞聯合主辦的2020吉林省兩會直播間。

            良好的營商環境是穩定經濟增長的重要保障,今年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對“最多跑一次”改革和數字吉林建設都提出了具體目標。細心的網友們可能會發現,近期涉及我省營商環境的報道頻頻見諸各大媒體,不夸張地說,營商環境可以當選為媒體年度和兩會熱詞。而這些現象釋放的信號只有一個,我省營商環境建設腳步從未有絲毫停滯,并且始終闊步向前。

          2020-01-13 15:00:00

        • 主持人

            今天,我們邀請了省政協委員、省政務服務和數字化建設管理局局長、省軟環境建設辦公室主任宋剛與大家共同交流吉林省營商環境現狀,分析吉林省政務數字化建設工作,以及數字化建設的重要性,進一步解讀吉林省數字化政府建設為營商環境帶來的改變與創新。歡迎宋剛局長的到來。

          2020-01-13 15:02:00

        • 宋剛

            主持人好,網民朋友好。

          2020-01-13 15:03:00

        • 主持人

            市場主體是優化營商環境的最大受益者,對標市場主體是優化營商環境的最大受益者,對標浙江,我省也開展了“最多跑一次”的改革,宋局長,能否從“最多跑一次”改革介紹一下吉林省在這方面的做法。浙江,我省也開展了“最多跑一次”的改革,宋局長,能否從“最多跑一次”改革介紹一下吉林省在這方面的做法。

          2020-01-13 15:04:00

        • 宋剛

            吉林省和浙江省是對口合作的省份,現在看,浙江確實做得非常好,我們對標浙江也進行了學習,現在也取得了一定進展,但是我們在梳理這個事項的過程中,對標浙江看改革步驟的過程中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其實在全省,現在全省標準化事項,我們正在梳理的省、市、縣、鄉、村五級大概有8000多項,包括省本級有1700多項,但是從這1700多項看,真正涉及到群眾辦事量的98%甚至更多(99%)的辦事量,集中在100個高頻事項上,就是100個高頻事項,它占到了整體群眾辦事件數的98%甚至更高。

            那么,我想“最多跑一次”改革我們應該聚焦的是這些事情,而不是說1700多,1600多那些事情,那些事情可能不是經常辦的。比方說,黃金開采,我在省發改委管的時候,十年都不辦一次,那把這種事弄成“最多跑一次”可能群眾的體驗感會很低。

          2020-01-13 15:05:00

        • 宋剛

            那么,把高頻事項集中起來,把事項標準化,梳理好流程,把要件梳理準確,能共享的進行共享,真正實現“最多跑一次”,最好一次不跑,掌上都能辦。那么,我想群眾的獲得感和體驗感會極大地提升,所以我們現在工作的主體精力是圍繞省、市、縣各100個高頻事項進行梳理,并且強力推動“最多跑一次”,而且在整個改革過程中我們是全省,從局里開始推行“辦好一件事”,而“辦好一件事”聚焦的焦點就是這100個高頻事項,進行仔細的全程梳理、標準化,全省一致起來,省、市、縣三級共同推。、

            我想,經過一段時間積累和推進,特別是不斷地完善和修正,“最多跑一次”在我們省一定會實現比較好的成果,我的目標不是簡簡單單地跟浙江對標,能夠跟浙江一樣,因為我們改革有集成優勢,特別是制度性的紅利一直在釋放,我想在未來“最多跑一次”改革過程中我們最好能夠實現對某些發達地區的超越,真正按照省長講話說的我們進入第一方陣。

          2020-01-13 15:07:00

        • 主持人

            進入第一方陣,我聽起來是覺得非常的振奮。國務院對工程建設項目審批制度改革工作十分重視,李克強總理親自擔任了領導小組組長,我省是景俊海省長擔任了領導小組組長,能否請宋局長介紹一下,我省在工程建設項目審批制度改革方面有哪些具體的情況。

          2020-01-13 15:10:00

        • 宋剛

            這個工程建設項目審批制度改革國務院是高度重視,因為它在世界銀行對營商環境評價過程中占的比重非常大,而且是說中國也好,中國各個地方也好,營商環境不好的,受詬病的一個最重要的依據,因為原來網上傳審批要好幾百天,甚至一年,要幾百個章,怎么能拿下來,而這項改革的基礎,實際上既涉及到數字政府的建設,也涉及到營商環境的建設。

            那么,我們省在這塊建設過程中,跟其他省份是不同的,因為國務院在推行這次改革的過程中之前是進行了試點,試點的重點是地級市,比如說廈門、沈陽,有副省級城市,也有地級市,來進行試點,省級只挑了一個浙江進行全省試點,今年國務院將這項改革全面推開,推到全國,我們當時在全國也走了很多地方,特別是走了浙江,也進行了調研。

            后來發現現在全國沒有一個真正成熟的模式能夠推行這項改革,在吉林省能夠適合。原來有個想法是對標浙江、學習浙江,后來發現我們學不了。因為浙江把統一工作幾年前就完成了,我們現在要是分散下去做統一工作,可能都做不了,而且浙江的財力夠,它的各地是分建的,而且流程也是自己梳理的,各地市的工作能力和水平也不是我們吉林省的各地市的人員工作能力和水平比得了的,因為基礎不一樣、財力不一樣、制度體系也都不一樣。

          2020-01-13 15:11:00

        • 宋剛

            后來我們省就進行了創新,采取了全省統籌,省建市用的模式,因為國家這次改革只是要求在市級層面實現審批制度的改革,在省級層面實現數據傳輸和管理,那么,我們全省統籌省建市用的模式得到了國家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因為我們花錢就少了很多,全省統籌首先要統籌的是流程、統籌的是要件、統籌的是規則,這個統籌在浙江做是分到各地市,各地市自己想辦法怎么來突破、怎么來做,來實現這個改革,吉林省如果放下去的話,因為各地市的水平不太一樣,發展情況也不太一樣,一下會出現五花八門,五花八門之后會出現標準化建設實現不了。所以我們經過思考以后,選擇了四平為代表,也叫了長春,全省對流程進行了標準化梳理,主事項29個事項,階段分成了四個階段,并行辦理事項18個,特殊情形需辦理事項54個,總共審批事項101個,未來最高可能就這些事項,階段是立項用地、建設規劃、施工許可和竣工驗收,全流程我們進行了細致的梳理,而且我們梳理到哪個審批環節推送給哪個人,哪個人確定下來會給他發短信,讓他知道已經在網上進到哪個程序,他可以進去再進行審批。

            系統已經建成跟國家進行了對接,前頭進行了數據的試運行,有些特殊情況,因為長春是自建的,我們只是進行了數據的對接和國家數據的對標傳送,剩下的全省其他地市都是用省統籌的這個平臺,而這個平臺也是鑲嵌在了吉林祥云一期平臺上,鑲嵌在這個平臺上之后,很多數據資源是可以共享的。所以我們在審批過程中可以隨著這個平臺逐漸完善和我們祥云平臺的逐漸完善,審批的流程會逐步加速,而且這個加速過程可能是幾何形的,前期可能看不太出來,越往后會越高,現在看效果已經顯現了,第一是省錢,第二是標準化,我們完成得最好,第三是統籌推進,我們的力度最大。以前要是放下去,省里的主動權會很少,大部分主動權在地市,地市一旦分得懶散的話,會“按下葫蘆漂起瓢”。那么,全省統籌,統一推進,齊步走,誰也別落隊,一起往前走。

          2020-01-13 15:13:00

        • 宋剛

            今年主抓的一項工作,把現在在線的和要審批的所有的工程建設項目全部推上線,推到平臺上,在平臺統一監管,統一實現流程的信息化管理。這種管理避免了一些以前在線下操作過程中退件、審批過程不規范,都在線上曝光了,這次流程前兩個階段是自然資源部門牽頭,后頭是住建部門牽頭,如果有人要退件,跟這個牽頭部門發起,牽頭部門要說,有沒有退件,其他部門還有沒有,有只能退一次。

            如果人家修改完遞進來又再退,那么監管系統就會發現,我們就會去查,就避免了以前很多的不確定性。企業最擔心的不是多長時間出來,是需要多少個流程環節,企業現在最擔心的是不確定性,你多長時間我不知道,你多少個環節我不知道,你需要多少個要件我也不知道,這個是最擔心的。

            那么現在在網上我們已經把它全部標出,企業心里很清楚,一旦誰違規了,企業就會知道,而且會自動顯示在我們的平臺上,我們就可以對他進行監管。我相信,這個平臺如果在國務院的指導下,在有關部門的領導下,在省委省政府的統一部署下,我們如果能夠運行得好的話,那么可能是全國一個新的標桿。做到現在我對這件工作付出了很多的心血,而且很多事項都是親自領著梳理的,我對這個工作還是有信心的,我相信到今年,我們把所有事項推上去,不斷地試錯和糾錯,不斷地完善,到一定的時間,我估計到今年下半年或下半年以后,可能他的威力就會體現出來。

          2020-01-13 15:14:00

        • 主持人

            聽了宋局長的介紹,我們非常期待一個吉林標桿能夠盡快成為現實。宋局長,您剛才講到浙江的很多經驗并不能直接拿到我們吉林省來用,同時您介紹了我們吉林省在我們吉林的營商環境改革這方面有些我們自己獨創的做法,并且取得了一些成效。雖然全省營商環境工作發生了可喜的變化,但通過與發達地區橫向比較,我省的營商環境還是存在一些問題的,您認為這些問題主要表現在哪些方面?

          2020-01-13 15:16:00

        • 宋剛

            有這么幾個方面,一個是歷史欠賬比較多,就是以前需要做的一些工作,我們表面看似做了,但實際上沒有做,這種歷史欠賬實際上制約了我們下一步的發展,沒有事項的標準化就不可能實現信息化,就不可能實現網上數據多跑路。在遼源一個事需要5個要件,需要4個步驟,在松原可能需要8個要件,需要10個步驟,未來全省要統一的話,群眾會說在這怎么這么辦,在那怎么那么麻煩呢。

            類似于這種歷史欠賬,標準不統一,包括信息化建設一些工作的短板,比如說鏈路,原來我們省下行鏈路只是155兆,但是由于不跑數據,你也不知道這155兆夠不夠用,所以我們真正一跑業務,發現堵塞了、不夠用了。特別是將來大量政務信息往上跑,大量非結構化數據往上跑的時候,這些東西都得要補齊,所以我們現在更多的力量,就是2019年是在補短板,補我們建設的歷史欠賬,可以說到現在為止基本算是政務信息化建設的歷史欠賬,涉及到營商環境的基本補齊了,還差幾項,過了春節以后我們再加快點節奏、速度,特別是有些東西是需要大量技術投入進行技術甄別的,而不是說錢的事,需要技術甄別的工作的量很大,過了春節大部分工作都能完成,這是一個歷史短板的問題。

          2020-01-13 15:17:00

        • 宋剛

            還有一個是工作能力的問題,吉林省的省級層面,市級層面還好一些。到了縣級層面,特別是到鄉村層面,他的這個工作能力實際上是衰減得非???,有些工作在省級層面設計得非常好,在市級層面應用得也還可以,但是真正接觸到群眾,接觸到企業的縣、鄉、村這個層面的時候,工作人員的能力不足,他理解不上去或者他對業務的判斷和支撐上不去,所以就造成了企業群眾反映不好,可能有些人辦事并不是說真的想吃拿卡要,但是我就對這件事沒有理解,沒有理解到這個東西的背后怎么能給你真正順當地辦成,所以這個能力是我們亟需要補上的。這種補我們想用我們的流程標準化、要件標準化,最后到他那看這個流程有沒有、在不在、行不行,你就按鍵就行了,就直接出,所以對待這個能力的不足,我們用流程的標準化、技術的標準化給他彌補上,簡單操作,一點一擊就夠了。

          2020-01-13 15:18:00

        • 宋剛

            還有一個是人才流失比較厲害,很多都是東三省的一個問題了。不僅僅是政府這塊缺人才,包括企業等等都缺人才,對于整個我們營商環境構建來講,人才是一個重要支撐,現在吉林省已經開始吹響了人才回歸的號角,比方說我們吉林祥云這個平臺,這個公司現在150多人了,從省外回來的吉林省原籍的人已經超過了50多人,從省外來的非吉林省的人有30多人,有一半多的人是從外面回來的,這個人才還是需要你用手段、用方法去把他聚集上來。

            第四個就是平臺建設。借著剛才的問題說,人才少主要問題是平臺少,供吉林省人才發揮的平臺太少,省領導也注意到這個問題了,所以在去年一年,100多次的招商引資活動,特別是圍繞數字吉林建設有重點、有指向地引進了華為、科大訊飛、神州數碼等等一系列公司,這些公司在吉林省都是建那種大型的研究中心或研究院,這種研究中心和研究院實際上是高智商聚集的一個高附加值的產業,這個平臺如果搭建好了,我想對吸引人才來吉林,留住人才在吉林會起到一個重大的作用,所以平臺原來是我們的短板。

            還有一些影響我們營商環境的短板,可能不是說吉林省自身能夠解決的,比方說吉林省的電價,因為我們農村的電價是國家有補貼的,是很低的,現在國家電力是全省要統籌,由于我們是農業大省,大量的農村的電力這種補貼需要城市電力來背,所以我們工商業電價在全國是最高,這樣從一定程度上來講,制約了我們工業企業、招商引資等一系列動作,省委省政府也在想辦法來推動解決這個問題。類似的短板大概有這些,但是我相信這些短板都是暫時的,而且經過我們用心、想辦法,一抓到底,應該都是可以克服的。

          2020-01-13 15:19:00

        • 主持人

            宋局長,作為一名政協委員,針對持續優化營商環境,您今年在兩會上提出了哪些建議或意見呢?

          2020-01-13 15:20:00

        • 宋剛

            在分組討論的時候,我的意見就是在吉林省人人都是軟環境,軟環境不是只是政府的事情,其實涉及到社會服務的方方面面,涉及到每一個人,比方說域外的企業投資來,企業家在路上問我們吉林省的某個路人,到哪哪怎么走,比方說到這有山怎么走,最后你很生硬地說不知道,或者說給人就推開了,從某種程度上說你就影響了吉林省的軟環境,你影響這個企業了,這個企業說,吉林省人怎么都這樣啊,說話那么硬。所以說軟環境這件事情不是簡簡單單地涉及到就是政府的事,就是公務服務部門的事,其實是涉及到社會的方方面面。

            所以我在討論過程中給大家提到,人人都是軟環境,所以人人在這個方面都要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其實問題在哪都有,我給大家當時提的意見就是你不要虛無縹緲地去說吉林省的軟環境不好,你拿個具體問題,但這個具體問題你也不要過度放大,拿這個具體問題就放大到吉林省軟環境不好。因為我是軟環境辦公室主任,所有的涉軟的問題到我這,我都是一抓到底,不解決問題決不收兵,而且這一年多、兩年,已經看出來效果。

          2020-01-13 15:21:00

        • 宋剛

            我想我們就這么持續不斷地抓下去,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更重要的是梳理好信心,信心垮了可能很多動作就做不出去了,你就不愿意去做,所以保持良好心態是可以的,問題是個別的,怎么樣去把它整體解決好,實際上是涉及到我們每一個人,如果我們每一個人都在用力,都在發力,都在往前去推,那么我相信眾人拾柴火焰高,吉林省的軟環境在2020年一定會出現一個重大的提升。

          2020-01-13 15:22:00

        • 主持人

            借用宋剛局長剛剛的一句話,在吉林省人人都是軟環境,提升吉林省的軟環境,優化營商環境,吉林省人人有責。感謝宋剛局長來到2020吉林省兩會直播間。謝謝。

          2020-01-13 15:23:00

        • 宋剛

            謝謝。

          2020-01-13 15:24:00

        金殿棋牌